明明是

古风小说取名秘诀其一

共享

東醉散人:

散人来解救起名废们。 


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男楚辞,女诗经;文论语,武周易。”是指取名可以参考的经典。


听散人一句话,别参考这四部。




翻诗经翻到吐,取出来个名字很可能仍是俗,还重度撞名。毕竟文章千千万,用得多了,也就用烂了。


自己取名,又怕取不好是么?


什么苏紫雪、水秋寒、萧逸飞……看得毛骨悚然,还不如老老实实王爱国、齐昂强。


实在不会自己取名的,又想取得文雅、古意、不俗的名、字、号,来听听这一招,包学包会,简单粗暴。想当年(作老气横秋状),散人也曾经这样取了许多名。




方法就是:


看一首诗其中两句,取上句首字、下句末字,结合成一个名字。




听着不容易?来来来,随意翻开杜甫、李商隐:




杜甫:



闻道花门破,和亲事却非。【闻非】


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名霄】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春殿转霏微。【苑微】


浅把涓涓酒,深凭送此生。【浅生】


岭猿霜外宿,江鸟夜深飞。【岭飞】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岁宵】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剑裳】





李商隐: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云沉】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君池】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曦。【元曦】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客枝】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宣伦】


旭日开晴色,寒空失素尘。【旭尘】





强力推荐李商隐,几乎每一首诗都可以用!李杜王白随手一翻,全都可以是个好名字,几乎所有唐诗,以及唐代之后的诗都不乏好使的诗句:





李白: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明梧】


白居易:九月西风兴,月冷露华凝。【九凝】


唐寅:梅子坠花茭孕笋,江南山郭朝晖静。【梅静】


倪瓒:靡靡风还落,菲菲夜未央。【靡央】





除了李贺。


目前只发现这一招对长吉哥哥是真的不好使,不知道为什么……




另外,名家大作自然多,还有一种诗,出乎意料的好使:画谱。


一些古代画谱或者其他图谱会把技法写成诗,比如明代《高松竹谱》里,写雪竹画法的歌诀:





雪竹枝干似雨垂,杆头安叶法难为。【雪为】


左拳按块油单纸,叶叶都从纸上飞。【左飞】





至于词曲,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可能没有诗好使,会少一些、难找一些:



辛弃疾:歌串如珠个个匀,被花勾引笑如颦。【歌颦】


辛弃疾:少年风月、少年歌舞,老去方知堪羡。【少羡】


陈维崧:今年愁似柳丝长,春宵梦断昭阳。【今阳】


刘仙伦:又是一年春事,花信到梧桐。【又桐】


吴文英:越娥青镜洗红埃,山斗秦眉妩。【越妩】


侯真:雪消楼外山,正秦淮、翠溢回澜。【雪澜】



最后这个真的是随手翻开《钦定词谱》看到的。





此外也可以灵活运用,譬如同音字:



李商隐: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如婵】


杜甫:人生不相见,动如参和商。【仁商】


李商隐:丹元子何索,在己莫问邻。【丹麟】


纳兰性德:松梢露点沾鹰绁,芦叶溪深没马鞍。【松安】





而且因为格律问题,取的名字平仄会比较和谐、好听。


没错,名字的平仄也是很重要的。(所以请不要跟我提白子画,这个名字我能吐糟三天三夜不带重复。)




取名小绝招一枚,分享给大家啦!



TO亲爱的演员朋友王凯先生:
祝愿您:
此生顺风、顺水、顺心意~!
余生避灾、避祸、避水逆~!
生~日~快~乐~!!!

而立重逢,牵手到期颐

To @佳期如梦RUI 的《医生钤和警察光》
十年之前 [1]
我爱上了你, 又偏偏胆怯
只好转身
离开渐渐熟悉的街道
离开深爱的你

分开在懵懂的弱冠之年,少年钤胆怯逃离了少年光。而立时,已经成为医生钤和警察光重逢于一场事故,一句“好久不见”,一张贴“我还在,等我”的便条拉开了日后没羞没臊的日常生活。我带你回家,我给你做饭,我帮你洗头,你穿着我的衣服,我牵着你的手,一起逛菜市;你的衣服占满我半个衣柜,你的气息占据我的房子,也找到了我深藏多年的秘密;我生日,在你做的蛋糕前许下了一房两人三餐四季牵手到期颐的愿望,而且,我的愿望已成真!
你转身离开时,我哭得不能自己,希望“公孙钤永远不要忘记陵光”。再次睁开眼,是你专注处理我额头的伤口,就像天边最耀眼的星星[2],夺走了我所有的目光。既然再次遇到,我不会再次放开你!你还记得我衣服的尺码,你还记得我爱吃的菜……当我的衣服占满了你的衣柜,当我的气息入侵了你的房子,于是我发现了,我不是单相思!看着在厨房为我忙碌的你,我只想和你一日三餐!
医生和警察,逃避不了职业带来的阴暗,有爱的阳光,有爱的人,有相爱的心,就可以驱逐阴霾!细水长流,岁月静好!

P.S.[1]改编至陈奕迅的《十年》。但是不要配曲子了,反正也唱不出来我。
[2]出自凉小透太太《鸿蒙记》里的一个梗。

能再听到吾王对着吾相再喊一声“公孙”,一切都值得了!

棠奚溪:

这一波值了!!!

执峰我还能再战一百年!执峰真是太甜了,比我们吃的蛋糕还甜!

那一声“公孙大人”真是要哭了我!

感谢两位爸爸把我踹回坑里😂

感谢志伟爸爸送的礼物,这个口红……懂了,这是要我明年涂着这只口红去!

刺客一观剧备考之历史篇

好的剧值得深挖,挖出来的知识不仅能充实自己,也能让剧越来越让人着迷,~厉害了太太!

一直潜水:

这篇大概可以用来解答如下问题:


1、白灭国、绿BE是偶然吗?不爱江山国真的可以那么富吗?


2、兰台令到底指的是什么——一些官职方面的扯淡。


3、焸栎侯为什么叫焸栎侯?汪冏卿为什么叫汪冏卿?


4、等等等等等……其他的一些考据


5、本剧兵力合理性的讨论因为写了8000字,所以单独拎出来放在上一篇里了


最后一篇啦!!自认有点干货,翻书翻到吐。太广为人知的典故就不提了——比如扯赵括是怎么回事太无聊啦,这种就直接省略了。


没提的剧情,不一定就没有典故,可能只是我读书少,没看出来而已……


没亲手翻到原文资料的都没有列。


先来点扯淡的填空题。


——出身贫寒,曾发表过一番“人成就如何,取决于身处的环境”的言论,幸得君王赏识,从此成为了君王倚重的臣子。此人为了自己的仕途和国家大业,弄死了世家公子出身,同处一国的同门师兄弟——。


——是世家扶上位的傀儡皇帝,当时朝政被——等几大世家控制,世家甚至可以废立帝王,——不甘心自己的处境,屡屡主动出击,最后以帝王之身被世家杀害。


——长的很好看,是可以刷脸的那种类型,最擅长(著名)的计策是各种反间计,乱世中一开始投在——的门庭下,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跳槽到了——手下,采取各种阴谋手段帮助——取得胜利。一开始跳槽的时候,还因为人品相关的问题,被——手下的——等人质疑,认为不可信。


A砍了B的全家,派B到C身边当卧底,B在C即将出兵打A的国家的时候,成功刺杀了C,解除了A的危机。事成之后,B无视A的封赏和爵禄,自杀而死。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历史的答案】


李斯出身贫寒,曾发表过一番“人成就如何,取决于身处的环境”的言论,幸得君王赏识,从此成为了君王倚重的臣子。此人为了自己的仕途和国家大业,弄死了世家公子出身,同处一国的同门师兄弟韩非。


曹髦是世家扶上位的傀儡皇帝,当时朝政被司马氏等几大世家控制,世家甚至可以废立帝王,曹髦不甘心自己的处境,屡屡主动出击,最后以帝王之身被世家害死。


陈平长的很好看,是可以刷脸的那种类型,最擅长(著名)的计策是各种反间计,乱世中一开始投在项羽的门庭下,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跳槽到了刘邦手下,采取各种阴谋手段帮助刘邦取得胜利。一开始跳槽的时候,还因为人品相关的问题,被刘邦手下的周勃等人质疑,认为不可信。


阖闾砍了要离的全家,派要离到庆忌身边当卧底,要离在庆忌即将出兵打阖闾的国家的时候,成功刺杀了庆忌,解除了阖闾的危机。事成之后,要离无视阖闾的封赏和爵禄,自杀而死。


【本剧的剧情】


仲堃仪出身贫寒,曾发表过一番“人成就如何,取决于身处的环境”的言论,幸得君王赏识,从此成为了君王倚重的臣子。此人为了自己的仕途和国家大业,弄死了世家公子出身,同处一国的同门师兄弟苏严。


孟章是世家扶上位的傀儡皇帝,当时朝政被苏氏等几大世家控制,世家甚至可以废立帝王,孟章不甘心自己的处境,屡屡主动出击,最后以帝王之身被世家杀害。


慕容离长的很好看,是可以刷脸的那种类型,最擅长(著名)的计策是各种反间计,乱世中一开始投在执明的门庭下,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跳槽到了毓埥手下,采取各种阴谋手段帮助毓埥取得胜利。一开始跳槽的时候,还因为人品相关的问题,被毓埥手下的长史等人质疑,认为不可信。


陵光砍了裘振的全家,派裘振到共主身边当卧底,共主在裘振即将出兵打陵光的国家的时候,成功刺杀了共主,解除了陵光的危机。事成之后,裘振无视陵光的封赏和爵禄,自杀而死。


 


以上仅供娱乐。


我不认同“XX的原型就是XX”的结论,编剧创作的时候肯定有所参考,每个人物身上都综合了很多历史人物的故事和特点,但是并不可能准确地对应起来。强行“XX是XX”就有点太牵强了。


下面开始考据。


首先说说这部剧为什么叫《刺客列传》(第一次听这名字我还以为是武侠片)。


这部戏除了第一集就狗带的裘振以外,其他九个主角都不是刺客,那么为啥叫刺客列传?这部戏明明是个架空,为什么拿史记里的章节名做标题?其实答案很简单。我觉得,编剧大概就是为了暗藏这句出自《史记·刺客列传》的非常著名的话:“士为知己者死,女为说己者容。”一语精准概括全剧内容。


又有篇末太史公评曰:“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後世,岂妄也哉。”


作为一个史宅,这部戏比较吸引我的是编剧信手拈来的一些思路性的东西,而非用了哪一段典故,埋了什么梗。不得不说,这两年的(古装)历史剧很是让人失望,能拿旁白流水账般照着史书讲一遍年表已经算良心了,更多的是把民国土财主家宅斗的剧本套上历史人物的名字,就敢称历史剧拿出来给观众看,可笑之至。


本剧虽然大体上仿照了战国时代诸侯争霸的格局,但是为了丰富四国的设定,将四国被灭的原因多样化(?),所以各国实际拿到的剧本,和战国时代的基本国情并不相符,而是巧妙地挪用了其他朝代的一些设定。


例如,不爱江山国的设定,坐守天险,国家富庶,人民较为安乐,非常像蜀国,但是这个蜀并非三国时代的蜀,而是五代十国时期的蜀。《新五代史·前蜀世家》:“蜀都士庶,帘帷珠翠,夹道不绝。”“蜀人富而喜遨,当王氏晚年,俗竞为小帽,仅覆其顶,俯首即堕,谓之‘危脑帽’。衍以为不祥,禁之。而衍好戴大帽,每微服出游民间,民间以大帽识之,因令国中皆戴大帽。又好裹尖巾,其状如锥。而后宫皆戴金莲花冠,衣道士服,酒酣免冠,其髻髽然,更施硃粉,号‘醉妆’,国中之人皆效之。尝与太后、太妃游青城山,宫人衣服,皆画云霞,飘然望之若仙。衍自作《甘州曲》,述其仙状,上下山谷,衍常自歌,而使宫人皆和之。”其富贵安逸如此。弹幕里有些观众受三国故事的既定印象影响比较大,觉得天险环绕的偏僻之地似乎不可能多么富裕,觉得这个设定不合理,但实际并非如此。事实上,蜀地作为五代十国时期全国最富裕,局势相对最为稳定的区域之一,人民对娱乐活动的追捧远超中原地区,也有大量文人墨客迁居此地,因此该地也孕育了较为成熟的词体文学(即西蜀词),是宋词的重要发源地之一(另一个是南唐)。但是,上述条件也直接导致了上层统治阶级的腐化与不思进取,只以宴游为要事。这与剧中描写的不爱江山国的相关情节极其相似。事实上,无论前后蜀,自身没有出太大问题,但一旦中原大军压境,都灭得极其容易,如果按照历史经验来讲,不爱江山国可能也会走上这条道路。


白绿作为在第一部中戏份就彻底完结的两个国家,设定已经展现得相当完整。而且都是拿了历史上比较著名的亡国剧本,狗带不奇怪,不狗带才奇怪。


白国虽然套上了一层春秋战国时期卜筮参政的壳子,看似围绕着君权和神权的斗争展开,但本质却是在一个简化版的明末剧本基础上,抽换了一点雍正朝的内容,为了解决选官制度不同,文官系统仍旧拥有较大话语权的合理性问题,则给白国的文官加上了借由卜算,控制民意的设定。明末主要祸根在于文官系统权力过度膨胀——简单而言,言官瞎逼逼不干事,想干事都被喷回去。国家财富八九成以上都掌握在文官系统和士绅阶层手中,同时国库亏空,流民遍地。也就是本剧中文官(天官署)有粮、大户有粮、但国库和底层无粮的情形。但是明末严重亏空,山穷水尽的主要是钱,粮仓倒不至于山穷水尽(《明史·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山海粟不缺,缺银耳。”)。至于全国粮仓大面积亏空,在中国历史上应该也不是个案,但是将这件事完全摆到台面上,并且下大力追缴的也就是雍正朝了——从该时期的一手史料中,也可窥见一二:


《林院检讨汤倓奏请严大吏勒索以绝亏空之源等五事折》:“天下亏空者极多,陕西、山西、四川累岁军兴,亏空尚属可原。以臣所闻,如直隶、山东、湖广竟少不亏空之州县……遂至荒歉备赈之粟尽归乌有。”


《贵州巡抚毛文铨奏清查仓库钱粮折》:“大约亏空银两者尚少,而亏空米谷者不乏其人。”


粮仓亏空一般比银钱亏空更加常见,而清查更加困难,决心治理要付出很大代价,难怪以剧中的情形,根本没打算走这条路线,而是一概绥靖妥协。至少白国所面临的外部形势,就不会给白国留出折腾整个官僚系统的空间。


虽然这段拍的非常赶,但台词中所涉及的一些信息点,反映出编剧在写作过程中,可能也参考了雍正钱粮亏空案的一些史料。例如白国秋天的洪水对存粮的影响,同样有史可依。可参看《户部尚书孙查齐等议将完补亏空地丁银之无为州知州李廷焕开复事题本》:“至五十七年屯米捐谷,因五十八年天雨连绵,洪水陡发,冲坏仓廒,尽行霉烂。”


粮仓亏空导致的兵粮亏空,也不鲜见。如《怡亲王允祥等为请借给杭州等府兵饷银两买米以还亏空米事题本》中所述,“雍正元年夏秋二季兵丁等项……尚该米八万五百九石七斗五升,俱需借给”,但杭嘉湖等府属由于亏空,在全部借出,“所存……无余”的情况下,仍然“实在不敷给米四万七千九百六十一石”,有约二分之一的粮饷无法解决。


至于某一年偶遭天灾人祸(甚或原因不明),粮食减产,产生流民,当年“一斛米数十万钱”“人相食”的事例,在中国历史上不胜枚举,即便在较为稳定的大一统时期也是如此。


诸如《汉书·元帝纪(这人太倒霉辣,看汉书时对这个倒霉皇帝印象深刻)》:“九月,关东郡国十一大水,饥,或人相食。”


《汉书·元帝纪》:“六月,关东饥,齐地人相食。”等等等等,这里不再赘述。


至于出兵抢粮,倒是历史上很多军队的行动方针,尤其是起义军,本质就是因为流民要自发解决吃饭问题而团结起来,基本上是跟着粮食跑的。比如楚汉时代的一些记录,就反映了这种思路:


《项羽本纪》:“今岁饥民贫,士卒食芋菽,军无见粮……引兵渡河因赵食。”


《高祖本纪》:“汉王军荥阳南,筑甬道属之河,以取敖仓。(《史记正义》:“敖,地名,在荥阳西北,山上临河有大仓。”)”战国及秦代会将粮食集中囤积在某几座城附近,比如著名的荥阳、成皋,占据了该地,有时就决定了战争的胜败。


绿国这个设定是看剧时第一次让我觉得这个编剧有点想法的地方——君权+寒门功臣+宗室,与相权+世家的斗争,也即寒门政权与世家官僚系统的斗争,是贯穿整个三国时代的根本矛盾,寒门政权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但是尽管三国戏多如牛毛,却有哪个编剧从这个角度思考过问题?固然,战国时代也有所谓“世家”——“臣居山东时,闻齐之有田文,不闻其有王也;闻秦之有太后、穰侯、华阳、高陵、泾阳,不闻其有王也”(《史记·范睢蔡泽列传》),但和后来魏晋南北朝时期全然不是一回事,一般都只是外戚(穰侯、或者汉代霍光),或者王族宗室(田文),要比后来的世家好对付一些。然而这个剧本里写的,则是典型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士族世家,在政治经济上均占有相当的垄断地位。按照历史,此时世家大势已成,如小葱这样并非处在军阀创业期的皇帝,绝不可能有一点点翻盘的机会,只能从头到尾被世家按在地上摩擦。比如由世家拥立的高贵乡公(《三国志·三少帝纪》:“齐王废,公卿议迎立公”),虽然“才同陈思,武类圣祖”(《魏氏春秋》),也试图拉拢过一些人,比如钟会之类的,不过都是泡影而已——《三国志·钟会传》:“景王薨于许昌……时中诏敕尚书傅嘏,以东南新定,权留卫将军屯许昌为内外之援,令嘏率诸君还。会与嘏谋,使嘏表上,辄与卫将军俱发,还到雒水南屯住。于是朝廷拜文王为大将军、辅政。”


本剧大概为了剧情的可看性,的确给绿组开了一些金手指——不过方方土也是借着国家贫弱的不利条件和混乱的外部环境才成功,相当于历史上一些寒门功臣了。还好最后恰如其分地给了小葱一个悲剧的结尾,回归了历史的正途。


另外绿国有两段戏侧面反映了干谒的历史现象,可以与编剧设计的士族世家控制朝政的设定相呼应——一个是苏师兄向方方土抛出橄榄枝,希望他去拜访苏府,实际相当于投在苏氏的门下(不知道为什么这段被删了);还有一个方方土发迹之后,借选官之由前去学宫,邀请学宫弟子登门干谒,借以延伸自己的势力(科科)。干谒,作为举荐制度条件下寒门士子求官的主要途径,诞生于汉代,兴盛于两晋,又在唐朝末年,随着社会的彻底变革,和士族世家一起退出了历史舞台。为了谋得一官半职,寒士们争相攀附世家,干谒蔚然成风:《广绝交论》:“鸡人始唱,鹤盖成阴,高门旦开,流水接轸,皆愿摩顶至踵,隳胆抽肠,约同要离焚妻子,誓殉荆卿湛七族。”而寒士一旦有幸干谒成功,又会裹挟在世家形成的派阀之内,加强世家的势力。


剧中绿国仲堃仪求学的“学宫”,原型应该是春秋战国时代著名的“稷下学宫”——《史记·田敬仲完世家(集注)》:“齐有稷山,立馆其下以待游士。”《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自驺衍与齐之稷下先生,如淳于髡、慎到、环渊、田骈、驺奭之徒,游稷下,各著书言治乱之事,以干世主,岂可胜道哉!”仲堃仪一介游士,要求得进身之阶,先来到绿国的学宫求学,并在学宫中因辩论而发迹,被君王相中,从此平步青云。这段情节是一则典型的春秋战国的故事,方方土的出仕道路,也是当时一部分历史人物踏入政坛的方式。


紫国公孙钤的出仕道路,则是战国时期另一条典型的仕官路线——先拜在某一国达官贵人(剧中是丞相)的门下做门客,在此期间,受到官员的赏识,然后由官员举荐给王,从而获得面见诸侯王的机会,献计献策,进而加官进爵。例如李斯,就是这样起家的。《史记·李斯列传》:“至秦,会庄襄王卒,李斯乃求为秦相文信侯吕不韦舍人;不韦贤之,任以为郎。李斯因以得说(秦王)。”


至于白国小齐由侍卫拜将,弹幕里很多人都说了,感觉像刘彻卫青——小齐在拜将这一段里,确实走了卫青的路线。《汉书·卫青霍去病传》:“青时给事建章,未知名……上闻,乃召青为建章监,侍中……元光六年,拜为车骑将军。”(至于这个“建章”在武帝初年到底指什么意思,目前是一个悬案,有兴趣的可以找找相关的考据,这里不赘述了)


说几个官名方面的考据,那些耳熟能详,一看即知的就不写了。


慕容离受封的兰台令,大概是一个原创的官名,至于编剧这样写是什么用意,我就不揣摩了。当然这个官名也是有原型可依的。看相关剧情表现出的职责,比起差了一字的“兰台令史”,我觉得编剧实际上代指的是汉代的御史中丞——《汉书·百官公卿表》:“一曰中丞,在殿中兰台,掌图籍秘书,外督部刺史,内领侍御史员十五人,受公卿奏事,举劾按章。”——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官职的取名思路,和“尚书令”是一致的,取在某地办公之意。所以弹幕中科普的“国家图书馆馆长”(虽然兰台是国家图书馆不假),我觉得大概是不对的,编剧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当然也保不齐兰台令真的是御史中丞的非正式称呼之一,这种非正式称呼在史书中不会记载,只能在古人写的文章中无意“撞”见,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查证……总归编剧看的书比我多,所以暂时存疑)


白国奉常令,《汉书·百官公卿表》:“奉常,秦官,掌宗庙礼仪,有丞。景帝中六年更名太常。”——说太常的话可能都知道了。天官署,是编剧针对白国国情原创的一个机构名,不过“天官”这个词由来已久,是一个比较古早的词,并非编剧原创。例如,每一本官修正史里都要留一章讲天文,一般标题写作“天文志”,但在《史记》中该章标题却写作“天官书”。《史记索隐》云:“天文有五官。官者,星官也。星座有尊卑,若人之官曹列位,故曰天官。”


仲堃仪一开始的官职是通事舍人。“舍人”是一个很古早的官职,《周礼·地官》:“舍人掌平宫中之政,分其财守,以法掌其出入者也。”汉代以后是一些机构的属官,例如《汉书·百官公卿表》:“太子太傅、少傅,古官。属官有太子门大夫、庶子、先马、舍人。”“通事舍人”这个官职应该出现在东晋:《晋书·志第十四》:“中书舍人,案晋初初置舍人、通事各一人,江左合舍人通事谓之通事舍人,掌呈奏案章。”——“舍人”后来普遍改叫“通事舍人”。如《梁书·列传第十九》:“入为中书通事舍人。”《梁书·列传第四十四·文学》:“除仁威南康王记室,兼东宫通事舍人。”如刘勰等著名文士都做过这个官。编剧这里用的通事舍人,就剧情来看,应该就是后来的“中书通事舍人”。


另外,编剧还故意搞了一个逗你玩的搞笑梗——剧中出现过一个令满屏弹幕狂笑的龙套人名:汪冏卿。乍一看,好像这人叫“汪冏”,“卿”是紫王对这位大臣礼貌的称呼。但实际上,冏卿是太仆寺卿这个官职的非正式别称——所以这个人姓汪,冏卿是官名。当然,冏这个字用作人名,在三国两晋时代也相当常见,比如姜维的父亲,就叫姜冏。


 


然后说一些具体情节方面的典故。


第一集裘振刺杀共主的故事,完全翻版了要离刺庆忌的典故,算是本剧中抄的最教条的一段历史故事,因此一看即知。这段故事唯一的出处确实是《吴越春秋·阖闾内传第四》:


要离乃诈得罪出奔,吴王乃取其妻子,焚弃于市。


要离乃奔诸侯而行怨言,以无罪闻于天下。遂如卫,求见庆忌。见曰:“阖闾无道,王子所知。今戮吾妻子,焚之于市,无罪见诛。吴国之事,吾知其情,愿因王子之勇,阖闾可得也。何不与我东之于吴?”庆忌信其谋。


后三月,拣练士卒,遂之吴。将渡江于中流,要离力微,坐与上风,因风势以矛钩其冠,顺风而刺庆忌,庆忌顾而挥之,三捽其头于水中,乃加于膝上,“嘻嘻哉!天下之勇士也!乃敢加兵刃于我。”左右欲杀之,庆忌止之,曰:“此是天下勇士。岂可一日而杀天下勇士二人哉?”乃诫左右曰:“可令还吴,以旌其忠。”于是庆忌死。


要离渡至江陵,愍然不行(插花:所以知道为啥裘振逃跑时非得跳江了吧……估计要不是这小成本网剧拍不起水上戏,刺杀那段真得放到江上去了……)。从者曰:“君何不行?”要离曰:“杀吾妻子,以事吾君,非仁也;为新君而杀故君之子,非义也。重其死,不贵无义。今吾贪生弃行,非义也。夫人有三恶以立于世,吾何面目以视天下之士?”言讫遂投身于江,未绝,从者出之。要离曰:“吾宁能不死乎?”从者曰:“君且勿死,以俟爵禄。”要离乃自断手足,伏剑而死。


这本史料相当冷门,此前我也没读过。但这个故事却家喻户晓,主要是因为冯梦龙聚聚的小说《东周列国志》中写了这个故事的原因。


公孙出使白国,要求吴小将军陈兵边境,以威慑白国,这一段应该参考了秦赵之间的渑池之会。《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秦王使使者告赵王,欲与王为好会於西河外渑池。赵王畏秦,欲毋行。廉颇、蔺相如计曰:‘王不行,示赵弱且怯也。’赵王遂行,相如从……赵亦盛设兵以待秦,秦不敢动。”(所以焸栎侯这里拿的应该是赵王的剧本2333)


说到焸栎侯这个小配角,要特别扯一扯他这个拗口的封号。剧中设定,他是紫王陵光的“王兄”,是紫国宗室之一。“焸”是个古代的人名用字,意为“火光”;“栎”是神话中的一种鸟,出自《山海经·西山经》:“(天帝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鹑,黑文而赤翁,名曰栎。”南方朱雀属火,陵光的这位王兄,从名字上和他弟属于同一种族——也是一只神话里的“火鸟”。(这段考据应该放到玄学篇里,然而写那篇的时候把这人给忘了……)


方方土搞掉白国六成粮食的计策,原型出自《管子·轻重篇》:“桓公问于管子曰:‘楚者,山东之强国也,其人民习战斗之道,举兵伐之,恐力不能过,兵弊于楚,功不成于周,为之奈何?’管子对曰:‘即以战斗之道与之矣。’公曰:’何谓也?’管子对曰:‘公贵买其鹿。’桓公即为百里之城,使人之楚买生鹿,楚生鹿当一而八万,管子即令桓公与民通轻重,藏谷什之六,令左司马伯公将白徒而铸钱于庄山,令中大夫王邑载钱二千万求生鹿于楚。楚王闻之,告其相曰:‘彼金钱,人之所重也,国之所以存,明王之所以赏有功也。禽兽者,群害也,明王之所弃逐也,今齐以其重宝贵买吾群害,则是楚之福也,天且以齐私楚也,子告吾民,急求生鹿,以尽齐之宝’,楚民即释其耕农而田鹿。管子告楚之贾人曰:‘子为我致生鹿二十,赐子金百斤,什至而金千斤也,则是楚不赋于民而财用足也。’楚之男子居外,女子居涂,隰朋教民藏粟五倍。楚以生鹿藏钱五倍。管子曰:‘楚可下矣。’公曰:‘奈何?’管子对曰:‘楚钱五倍,其君且自得,而修谷,钱五倍,是楚强也。’桓公曰:‘诺。’因令人闭关不与楚通使,楚王果自得而修谷,谷不可三月而得也,楚籴四百,齐因令人载粟处芊之南,楚人降齐者十分之四,三年而楚服。”


翻了下书,《管子》应该就是这个典故的唯一出处。某些网络地摊读物说这段故事出自《战国策》,纯属以讹传讹。


狗国挖山填沼泽,修通中原道路那段,我感觉应该还是拿的秦的剧本:《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五年,除道,道九原,抵云阳,堑山堙谷,直通之。”


【这段非考据,只是联想】小齐在文臣压力之下被免官,方方土前来挖角时,小齐回绝他的那段话,仿佛让我想起了韩信回绝蒯通那段著名的话。《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曰:‘汉王遇我甚厚,载我以其车,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吾闻之,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吾岂可以乡利倍义乎!’”


最后公孙钤策划下的四国合纵,无疑是战国时六国合纵的翻版了。《战国策·赵策二》:“故窃大王计,莫如一韩、魏、齐、楚、燕、赵六国从亲以傧秦。令天下之将相相与会于洹水之上,通质刑白马以盟之,约曰:秦攻楚,齐、魏各出锐师以佐之,韩绝食道,赵涉河漳,燕守常山之北。秦攻韩、魏,则楚绝其后,齐出锐师以佐之,赵涉河漳,燕守云中。秦攻齐,则楚绝其后,韩守成皋,魏塞午道,赵涉河、漳、博关,燕出锐师以佐之。秦攻燕,则赵守常山,楚军武关,齐涉渤海,韩、魏出锐师以佐之。秦攻赵,则韩军宜阳,楚军武关,魏军河外,齐涉(渤海),燕出锐师以佐之。诸侯有先背约者,五国共伐之。六国从亲以摈秦,秦必不敢出兵于函谷关以害山东矣!如是则伯业成矣!”然后结局都懂的。


白国灭国前,煎饼在小齐的提议下向北迁都,暂避锋芒。明末崇祯朝也有类似的一段故事,《明季北略·崇祯十七年甲申》:“明睿请屏左右密陈,趋进御案。言臣自蒙召以来,探听贼信颇恶,今且逼近畿甸,此诚危机存亡之秋,只有南迁一策,可缓目前之急……及太原陷,明睿复疏劝,上深许之。”不过剧里这件事做成了(少数几件推行下去的事之一),历史上则直接被群臣给喷回去了。


煎饼最后退守的睢炴郡,名字里也有点讲究,大抵取的是水火相克之意。睢,古水名,即睢水,有时单用“睢”字指睢水,例如《左传·成公十五年》:“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出舍于睢上。”炴,即火光。


【这段是扯淡】紫国借用的相关典故大多与赵国相关,基本设定也有相似之处——一旦拿了赵国的剧本,那么无论家底如何,都是药丸的。如果把第一部四国合兵阶段,紫国和狗国之间的最后一场战斗看做上党长平之战(这个一看就知道了吧……太明显了……)的话,那么按顺序应该接邯郸之战了。所以如果是第一部编剧继续写第二部,还想顺着往下抄的话(我觉得抄起来很合适的),紫国在狗带之前能大翻盘一次,然后再慢慢垮掉。


有些过于冷门的史我觉得编剧真的不会看的,所以战争戏的出典暂存疑。


 


大概就这样吧,欢迎批评指正。



关于同人写作,想到说一些

为最后一句大实话打call~

莲七白:

昨晚上睡前想到的,趁没忘写出来。一点关于我对同人写作的看法吧。一家之言,看看就好。


基本上我觉得大部分写作训练都针对的是原创,对写同人没啥作用,什么不要直接写心理啊不要出现想啊,写同人根本不需要复杂的技巧,萌CP啊,重点是有爱啊,趁着鸡血把人物关系的萌点写出来胜过一切。


这就涉及到怎么写人物。


很早以前,刚写同人的时候我热爱写AU,各种梗,觉得萌就往CP上套,因为文笔尚可倒还挺受欢迎,不免沾沾自喜。后来有一天一个前辈问我,你是在写故事还是在写人物?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是在写故事。这个转变差不多花了我四、五年时间,一百多万字,现在差不多可以说:我是在写人物。


人物还是故事其实没有孰优孰劣的区别,人物带着故事跑还是故事带着人物跑一样都能出好的作品,大概的区别可能就是前者更容易共情,相对也更难OOC,后者更注重情节的发展,会更有阅读快感。(审美是另外一个话题,这里不讨论)


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和偏好,我因为萌人物和人物关系才会去写文,会有意识地克制故事引导,让人物引导。一篇结构精美但故事性强于人物性的同人对我来说就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有时能感到作者急迫的表达欲催着人物去演他心中的戏。这就进入月经一样没玩没了的你是为什么萌CP搞同人的争论了[拜拜]


比起很多文学性强的同人我更偏好萌的,因为人物性更强。先锋的文学风格多读书多摹写可以学得似模似样,真的萌(又符合人物性格)可就难多了。


尊重人物,并不是说把他抬高,苏得完美无缺,而是尊重他的性格,软弱、脆弱、傲慢、冷漠……缺点非常迷人,并且常常比优点更动人,因为是人的共性。性格决定命运放在写作里就是性格决定故事。常见问题是纸片人——但纸片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作者的重点放在故事、场景而不是人物塑造上(想想好莱坞的爆米花片)。


生活本身特别狗血,人的情感也特别复杂,人物从开头到结尾不是一成不变的,他的成长和转变就是最好的故事。塑造人物而不是塑造故事,爱你的人物,清楚他吸引你的地方,也不要忽视他糟糕的部分,在写之前心里先把人物立起来,大部分时候让人物自己去说话动作,他就会演出作者也预想不到的精彩情节来。(当然偶尔会遇上人物罢工或者嗨飞,断片儿了这种事故,这时候才需要文字技巧和逻辑把断片儿的地方连贯起来)


语言的问题在于它不是一种精确的表述,所以试图用语言去强行描述人物在我看来很容易过度,更何况很多时候我们的语言能力还没那么强。相较而言让人物自己去演会自然很多。让人物自己去演也不是说完全就放飞了,人物在创作里是站在逻辑的舞台上的。作者需要把握的是全局逻辑(无论是感情逻辑还是社会逻辑),为他营造一个发挥的舞台。这里其实最容易能看出作者的功力区别。能为人物营造多大的逻辑舞台决定了这篇文的视野。


一个具真实感的故事里,人物的生活也像现实生活中一样充满了模糊和不确定性。所以留白很重要。对读者的智商有点信心,他们是懂言外之意的就算不懂也不是作者的损失不是吗。“他笑了笑”这种微妙的动作能有一百个解读,作者写出来,如何解读就是读者的事了。而丰富的解读是一个作品有生命力的证明,所以不要怕被误读。


我们搞同人,人物首先已经现成了,省掉一大笔力气,让他搞个基什么的,很多时候甚至根本不需要什么故事,PWP就很好吃。但我还是觉得,能够完整地再现人物和人物关系的转变是同人写手需要面对的主要挑战。


重点还是要多写吧,怎么让人物活过来,怎么共情,怎么用逻辑来营造舞台(以及怎么把断片儿的人物拉回来),总需要不断磨练。写中长篇,完整的 中长篇对人物塑造技巧的锻炼是显而易见的。短篇考验的是萌点、结构和语言技巧,想要挖掘人物的复杂性格和描述复杂的关系转变需要通过中长篇。中长篇特别检验逻辑漏洞和人物理解,会在过程中经由人物发现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好东西哦。


关键是:不要坑。没有写到结局的文缺了最重要的逻辑链条,不太容易看出来有没有问题,停留在那里不会进步。一鼓作气写到底的话往往会有一个很棒的结局。有爱的时候一定要多写,爱这个东西说不定过会儿就没了,然后那个感觉很戳萌点很想讲的故事就永远都讲不完了,如果是像我这样的金鱼脑,说不定过了一个月就完全忘记想讲什么了。

每个原创作品都值得尊重,每个原创作者都值得被保护!抄袭者,零容忍!

凉小透cool:

我不说是哪篇文,也不说是哪个人,更不打tag,已算是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做到仁至义尽。


这篇文,写手说不知道抄在哪了,嗯,恰巧不过是写了九章,热度过百,两万字不到的一篇文,刚刚好的,也写了清风一样的人住在一个开满花长满草诗情画意的园子里,种了满园子的紫色牡丹,喜欢像牡丹花一样的人,裘振和陵光也是朋友,陪伴他良久,没有爱只是友情,陵光也是执明的哥哥,两个人也一起下凡历劫,监兵也用着一条寒气逼人的鞭子,也发生了神魔大战,战神天真无邪,离尘?高冷占有……


 


我想说的是,《刺客列传》原著是庙堂之高,它并不是玄幻神话。


它的确提及了四大神囘兽,五行八卦,并借此给人物命名,但纵观刺客一二,说的是凡人的故事,权谋之争,这与山海经无关,四大神囘兽也并非出自山海经,若真要说起,白泽出自山海经。


你可以尽情写四大神囘兽五行八卦的梗,有那么多的文也有写,不是?我倒是希望出现一个高人真正研究周易,去写一写八卦,给刺客带来不一样的味道。


但千万不要再写着北冥之海,它不存在的,我胡扯的。


不要说四神囘兽诞生于天地之初,这不存在的,我吹牛的。


龙生九子,典籍里说的也不是青龙,他不存在的,我疯了的。


龙不需要伤心哭泣才会下雨,打个喷嚏就可以下雨,下雨不存在的,我假酒喝多的。


什么时候,陵光是牡丹花已经是公认的了?这不存在的,他充其量是只鸟,和牡丹没关系,我意囘淫的。


什么时候,慕容离用箫敲执明乌龟壳已经是每日必做任务了?这太笑话了,我心疼执明,会被敲坏的。


世间姓公孙的名人千千万,只有轩辕一个?姓公孙的会哭的。


中国神话体囘系之中,神话亦是千千万,五花八门,眼花缭乱,只局限于这一个体囘系之下的一二故事,也会让祖囘宗哭笑不得的。


……如此种种,不多累述。


就好比打个比喻,暂且不说刺客根本不是神话,你非要写可以啊,中国神话十分丰富,就像满汉全席一百零八道菜品,你可以尽情挑选,却非要选我已经选了的其中一道菜。


也许有人会说,呵呵,还讲究先来后到啊?你吃得,我吃不得?我知道可能会撞很多梗,但我就是要写,凭什么你可以写,我就不可以写?


你可以写的,但请在明知道可能撞很多梗的情况下,先看一遍可能被撞的文,自己去避免,也算是对自己足够尊重,否则,同样的梗写出来没那么好,有可能自丢脸面的,岂不会尴尬?凡事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撞一两个,没人说你,撞得太多,被人质疑,可不就是自找的么?既然有胆量写,就应该做好被质疑的准备,而不是玻璃心到处哭求博取同情,寻找亲友来帮忙。


请成熟一点。


刺客真的很缺少新鲜感,那么多东西却没人去写,一味模仿或者写同样的东西真的没意思。


说到庙堂之高,权谋之争,上下五千年,先秦时期诸子百家,魏晋风骨三国人物,史记战国策资治通鉴说文解字世说新语鬼谷子菜根谭诗经纳兰词等等等,读一读,多了解,你也可以写出只属于自己的东西了,不说古,说近现代,百年之间,多少人的灵魂充满香气,她们穿着旗袍,他们戴着墨镜,从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弄堂里,轻摇漫步的走进西方文明的舞池之中,才子佳人风华绝代里有人唱着夜上海,有人说着青春是一袭袍,上面爬满虱子,炮火轰鸣中军阀争乱一腔热血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腥风血雨里有着铿锵玫瑰。


再说西方,且不说人人都知道的同人界三大设定,你若写好其一,也算是自己的本事。读西方史,读西方文学,去了解霍尔金的中土世界,罗琳的青少年魔法故事,马丁的冰与火之歌,偶尔感受一下莎翁的戏曲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百年孤独并不孤独,麦田的守望者却有着莫名悲伤,红与黑看得是飘着的,相反飘,看着却是踏实的。


有人猜我的书单,没什么,你不应该模仿我的文风,而是多看看红楼,源氏物语便好。


我有什么好看的,一个空闲随便写写的九流写手罢了。


这么多东西,有趣的设定,有意义的故事,却没几个人正儿八经去取经,去写,去开拓属于自己的新纪元。


关于抄袭,我当然没有胆子和水准,敢和大风刮过这种殿堂级别的大师比,不过是一两个读者借此笑话我罢了,我这人有自知之明,自认小风都刮不起来,顶多是刮的让人避而远之的妖风,BL比BG低人一等,同人比原耽低人一等,这是大众所公认的了,但唐僧说得好,妖怪也是妖怪他囘妈生的啊,也有妖权,而且身为如此妖人,怎敢再作妖兴奋作浪,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所以平日里一向采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息事宁人,有啥大事又不是三次元,丢钱了没命了?不过一张键盘噼里啪啦,谁也见不到谁,这时候气愤,过个三五年,谁还记得谁谁谁。


妖人的做法啊,自然是如唐僧所念念叨叨没完没了的那牛头妖怪。


拔刀自绝,以图安静。


所以《鸿蒙记》已大部分封文。


总有人认为作者放出TXT是义务,这还真被惯出的大毛病,何况我已经说了要改成原耽,不放出,所以一个劲要求我放出TXT的真的没必要。


好了,鸿蒙记不需要被评价,我自认它不咋地,所以我有权利决定它如何如何。


结婚,三次元,有事没事,别再来扰,妖怪也是要度蜜月的,一切等婚礼之后再说,拜托。


祝大家鹏程万里,俗事不扰,日进斗金!


 


 


看《军师联盟》后联想到《鸿蒙记》的小随笔

好不容易等到《军师联盟》播完,可以安心跳坑刷剧了。可能比较喜欢性感拽拽的角色有好感,所以特别看剧时,就对郭奉孝迷的不要不要滴~看完6、7集,真是难过死了!奉孝病危临死,曹操对他早走无限伤心,对奉孝说,想把自己的身后事交与奉孝,想不到奉孝早走于他!奉孝在临死前还为曹操打算,遗憾自己不能,在与他的主公饮酒黄河,醉酒高歌,不能继续共创河山,平复天下。贴心的臣子,贴心的知己。
看到这里的剧情时,特别是看到曹操说道将自己身后事交与奉孝才能放心时,我突然想到@凉小透 太太的作品《鸿蒙记》里的君臣,执画和荀晟。
《鸿蒙记》中是这样描写荀晟的:“荀晟的祖上,世代从商,而士农工商,商排在最末,就算饱读诗书,也难脱商籍,在朝为官,但他遇到了执画。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执画不仅对他特例破格提拔,且力求变法,不再提倡重农抑商,修正科考制度,发展科技,兴水利。”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来说,执画帮助荀晟完成了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这两大人生最高层次的需求。所以,荀晟评论执画是最好的君王。执画也配的上这个评价。
执画骁勇善战,改革创新,开创天权的新局面。如此一个帝王,可以任性的将自己开创的河山随意交给一个没有学过帝王之道的孩子吗?可以随意的让自己“随一人的死,丢了自己的心,输给自己。”放任自己离去吗?
我觉得因为有了荀晟,有了这位肱骨之臣,执画才能放心的做最后的博弈,才能放心的让自己任性,就像曹操对奉孝说的,“”只有把身后事交付于你,我才放心!”那样,有共同的理想,知道即使身死,也有人替我守护河山!
一个小小的随笔,我只是把我心中想到的哈姆雷特写出来。
最后谢谢@凉小透 太太的精彩作品!

【十方志】【721江湖 文画总汇】——(江湖是假,情惟真)待补齐

辛苦啦

乔蓝:

无朝堂权谋  无国家深仇大恨  


抛开君与臣 没有束缚  在江湖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印调】关于《十方志2》合志的*[通贩]*印量调查


请戳投票 笔芯


 


《十方志》——江湖画【20张】


《十方志》——江湖文【32篇】


 


 


 


《十方志》——江湖画


1.江湖神棍和初入江湖的剑客
这位少侠,我看你命中缺土啊!

小葱:???啥玩意儿啊?


画师: @ 沉迷挖土的夜宵 【微博Id】


 


2.《侠客某》蹇齐 


画师: @肆绍 


 


3.蹇齐


画师: @-江湖夜雨- 


 


4.仲孟


画师:@薯条


 


5.《并肩》仲孟


画师: @筱歌哥哥。 


 


6.钤光


画师: @墨阳 【微博id:喂鱼抽猫】


 


7.《浮生暂寄梦中梦》


画师: @慕容_MuR 


 


8.执离


画师:  @子时卿上【微博id】


 


9.《描眉》执离


画师: @鸣弓。 


 


10.仲孟


画师:@鴨貝貝


 


11.仲孟


画师: @放飞自我 


 


12.全员


画师: @苏有竹 


 


13.蹇齐


画师:陆离【微博id】


 


《十方志》——江湖文


钧天:


1.《邪不压正》全员


文手: @凉小透


 


2. 《四盗》


文手:  @江城梓 


 


3.《七步杀机》


文手: @后攻三千的西辰 


 


4.《江湖追杀令》


 文手: @Morison_W 


 


5.《有榜》


 文手: @梧筝 


 


仲孟


6.《剑与药》


文手: @兰心诺 


 


7.《栖草》


文手:@薯条


 


 


8.《这个杀手不太冷》


文手: @今天解凉暴富了吗 


 


 


9.《南山县志》


文手: @桃李冬华。 


 


10.《渊》仲孟


文手: @习公子别来无恙


 


双白


 


11.《某水某山》双白


文手: @顾长歌 


 


12.《情知所起 也往而深》双白


文手: @青争侠客 


 


13.《情·劫》蹇齐


文手: @所思在远道 


 


14.《天下第一》齐蹇


文手: @七尺大乳的会长 


 


15.《有晴》齐蹇


文手: @陆卷儿 


 


16.《当易桓穿越到古代》易桓


文手: @苏暮sumu 


 


执离


 


17.《流火御风》


文手: @习公子别来无恙 


 


18.《识迷》


文手: @陌上工资 


 


19.《我已伏诛(上)》


文手: @生花花hanajun 


 


20.《相欠》


文手:  @苍苍白露 


 


21.《定乾坤执黎番外》


文手:   @缘心 


 


22.《昙华仙》


文手: @棠奚溪 


 


离执


23.《拾缄酒番外·不容》


文手: @卷毛狐狸 


 


钤光


 


24.《棋》


文手: @佳期如梦RUI 


 


25.《见天地》


文手: @遇君 


 


26.《蝴蝶羽》


文手: @林三白 


 


27.《解相思》


文手: @夜烬 


 


28.《千里杀将》


文手: @白痴美 


 


29.《海螺先生》


文手: @鱼香茄子煲 


 


30.《竹的报恩》(上)


文手: @糖家子夜 


 


31.《墨阳公子》


文手: @大葱吕鋆葱 


 


32.《尘间一游》


文手: @笑谈笑谈 


 


 


排名不分先后。


鞠躬,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鼓励,感谢每一位为此付出精力的作者、画师,无论是已经不在圈内专门回来的,还是始终在圈内爱着他们的,都感谢你们带来的感动。


感谢作者名字排版者 @乔蓝 @长歌协助


再次感谢大家。


希望我们,后会有期。


以上。